环球UG官网:心境羽毛

回忆与怀念

爸爸远行以后,我在梦里见过他三次。清晨醒来,眼里湿润。爸爸走后没几天,还没立冬,妈妈就快快地穿上了过冬的棉袄。妈妈趴在阳台望天上浮云,她说,你看那些云,像冰块一样浮在水上。我震惊,妈妈竟然说出这样带着凛冽的入骨语言,她进城以前,就是一个种地的农妇,不过种的粮食蔬菜,有不少出售,吃上的人应该比我的读者多吧。

有个作家去世后,悼念的文字如白花奔涌。读着这些文字,有深切地追忆,有骨血里的相连。想象中把这个作家视作亲人的一部分搀扶到自己生命中来,生命与生命之间发生着源源不断的能量交换。这对一个作家来说,是何其幸运。但我也似乎看到了一些文字才华与技巧的炫耀,或者仅仅隔山相望几面后急切生就的文字。我就微微感觉不适。我担心,去世作家在天上凝望时,独自说出了声,那是我吗。

想起我一些怀旧的文字,用情很深,投稿给长期支持我的一个编辑,他在邮件里给我回复,别喋喋不休了,过去并没有你写得那么好。

确实如此,我们的很多回忆,都是经过记忆与重组,记忆的碎片还罩上了一层古铜色的光芒,由此显得特别温情脉脉,甚至把自己感动了一回又一回。但往往真实的一部分被掩饰与屏蔽了,因为往日艰难与困顿都已成为过去,大多不需要再去扛着驮着,而眼下的生活,还需要用力泅渡。所以回忆有时是一次美好与虚幻的潜水。

,

环球UG官网www.ugbet.us)开放环球UG代理登录网址、会员登录网址、环球UG会员注册、环球UG代理开户申请、环球UG电脑客户端、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,

在文字的书写中,我们或许需要对自己冷漠一些,旁观一些,戒用猛力,戒用深情,站高俯瞰,幽僻深沉。这样的文字,往往深入骨髓,抵达灵魂。

见与不见

深夜起床,从窗前看见一列火车正从江面大桥上经过,总觉得那灯火阑珊里有远方故友来见我。有一次,我忍不住朝深夜经过的火车挥了挥手,再沉沉睡去。

有几个多年好友,也没加微信,就少去了朋友圈里的点赞之繁琐倦怠。不过偶尔想起来,依然亲切如故。却没有了主动邀约见上一面的冲动。见与不见,那人在那里,危难时刻,也不需要这人挺身而出两肋插把刀。有时候人与人的交往,需要无情与冷淡,才能引为知己。有时见上一面,老炉子煨着,袅袅热气漫过肺腑。但除了怀旧,很多现实的东西已不能渗透进彼此的生命里来。

有次见面,几个老友鬓发已带薄霜。一个人感叹说,我们这些人好几年才见上一面,即使再活上50年,见面的次数也不多了。他测算出一个数字,让我等心惊肉跳。原来,人生真的就那么如白驹过隙。于是震惊之余,我们增加了见面次数,诚恳相约,轮流做东,吃吃喝喝,说说笑笑,感觉增加了交往的温度。但半年后,也有了友情寡淡的感觉。

来来往往之中,我们人生的交集,到底需要一条什么河流来对彼此的感情均衡流淌,不淡不浓,温柔相念。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